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公司简介

乐阳祠白姓为白居易后裔 历经42年8代人入川

时间:2018-10-04 14:32:57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在四川的白姓中,成都乐阳祠白姓,是最具代表性、典型性的一支移民家族。他们是唐朝诗人白居易的后裔,是在清康熙到乾隆年间,从广东和平县迁徙入川的客家人。

  广东和平白姓迁徙入川,不是以一家或几家为单位,而是以全族五大房系集体迁徙的方式进行,迁留的人数是“仍居广东者半,移居川省者半”。至今成为仍然居住在最初定居地及周边地带的、后裔两万多人的大家族。这样一支规模宏大的家族迁徙大军,在各地移民入川的姓氏中,是很为罕见的。

  史料记载,白居易没有儿子。古代讲究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,白居易从他的哥哥那里过继了一个孩子作为儿子。由此,白居易一系得以发展繁衍,人丁兴旺。

  到明永乐7年(1410年),白居易后裔白高带着儿子白腾贵、白祥贵,从江西搬到地处广东北部山区的和平县,在那里打地基修房子,成为入粤的落业始祖。白祥贵的儿子白道崇生了10个儿子,其中长子白仲祖、三子白仲荣、四子白仲富、六子白仲颙、九子白仲珪,后代繁衍昌盛。历经数代人后,他们的近半后裔,开始陆续迁入四川。

  白氏家谱记载,当时迁川的白氏先祖,从“其”字辈算起,长房有40户119人、三房20户44人、四房39户112人、六房48户94人、九房10户27人,共计157户396人。

  入川人数最多的是长房、四房和六房,占总人数的82%。其中,长房入川者又占该房的大多数,以至于目前长房留在广东和平原籍的人数,大大低于其他各房人数。迁川300多年来,白姓后裔的繁衍人数,仍以长房居多,占这支白姓总人数的一半。

  入川白姓人以“其”、“正”、“为”字辈为主力,这三代人入川户数及人数为95户、295人,占总数的60.51%和74.49%。白姓入川的辈分涉及8代(从第8代“文”字辈到第15代“登(光)”字辈)。

  与其他家族不同的是,白姓先祖自康熙49年(1710年)长房第11世孙白正理被记录为最早的迁川者开始,到乾隆17年(1752年)四房第12世孙白呈瑞截止,先后历经了42年才结束迁川过程。

  在迁川的很多姓氏中,都在家谱中列有入川始祖,但这支白姓不论在家谱记载还是历代先祖的口传中,都没有提及此事。就是因为这支白姓家族迁徙时间长达42年,房系和人数多,上下有8个世代,所以没法确定一个入川始祖。

  白姓族谱记载当时入川的路线是:广东和平进入江西,过洞庭湖,经湖南,沿长江而上,进入四川泸州后,再沿沱江到达成都府管辖的简阳、金堂等地定居下来。其中,长房的“白其志-白正授-白为鍊”一支,在中途经过内江时,就在内江定居安家,后来迁徙到简阳。

  他们在迁徙中,背着简单的行囊,搀扶着老人和缠足妇女,肩挑小孩,日不停步,风餐露宿,历经几个月的跋涉,才到达西蜀山区和丘陵地带,艰辛程度难以想象。

  由于此前的移民已把川东、川北和川中一带的地盘占得差不多了,他们只有继续往西走,定居在川西平原边缘地带的山区、深丘和浅丘地区,也就是原来属于简阳的龙泉、华阳的东山一带、金堂的山区和半山区。比如原属简阳的镇子场(今属龙泉驿),原属华阳的东山五场,金堂的廖家场、人和场,新都的木兰寺、石板滩、弥牟场等。少数家庭定居在条件较好的双流白家、石羊、簇桥、黄甲等地,大都在原成都府管辖的各县,与其他姓氏的客家人一起,组成聚居区。

  家住新都的白姓研究者白美崇说,白姓家族在坐船过洞庭湖时,遭遇了大风大浪。有许多船只被打翻,船上的移民葬身湖里。惟有白姓家族所乘的船只无一受损,全都安全抵达对岸。

  中国人很重视孝道,生则赡养,殁则奉葬或修建祠堂。在迁川时,有的把父母的骨骸带着一起走,到新安居地后,再选址安葬。有的定居后,返回故乡把先辈的骨骸移到四川。在这一点上,成都乐阳祠白姓人也不例外。

  长房支系白日康的6个儿子都迁到了四川,其后裔想把葬在广东和平的白日康骨骸移到四川安葬。四川方面派人去索取骨骸,广东白姓人坚决不同意。四川派去的人就想了个办法——盗骨。

  他们假装告辞回川,深夜时悄悄回来,在白日康的坟墓上挖了一个小洞。当伸手去取墓内的骨骸时,外面好像有什么响动。为了不被发现,他们匆匆抓了一个头骨和一段臂骨就跑。第二天,广东白姓人发现坟墓被盗,在墓中发现一封书信。书信是四川白姓人写的,信中表示了歉意和无奈,希望见谅。

  此外,四房后裔白正万的长子白呈琮迁到新都后,先把地盘占了。一切稳定下来后,他又回广东,把父母和全家兄弟带到新都。父母走路,老五、老六年纪小,由他挑着,一个箩筐里装一个;老二挑衣物和吃的东西;老三、老四跟着父母走路。从广东和平县到新都,一共9000多里路,走了3个多月。

  一大家人到新都安定下来,白呈琮遵从父母的意愿,再次返回广东,把爷爷白其儏的骨骸挖出来,背到新都安葬。白其儏在新都的坟墓,至今仍保持完好,每年前来扫墓的后裔达数百人。

  后世子孙繁衍多了,就要集资修建宗祠,供奉先祖牌位。成都白姓那么大一支家族集体迁川,修建宗祠就理所当然了。而且,名字都想好了叫乐阳祠,取白居易的字“乐天”和郡望“南阳”,两者合二为一,称为“乐阳祠”。

  乾隆10年(1745年),由白正星、白正麟、白正集、白正魁、白正睿、白为发等人发起,“公议各户每丁捐银三钱,分作三年收敛,共收丁银六十八两……”“越十余年,撮计一千余百。至庚辰秋(1760年),在成都县会府西街(今成都市区忠烈祠西街)买宗祠基址,价银七百两……”

  乐阳祠是广东和平白姓迁川五大房子孙后代的总祠,尊奉广东和平县老谱中的白祥贵为始祖。祠堂修建好后,“乌革翚飞,美轮美奂,观者莫不仰之而称羡……”

  1781年,又重修祠堂,扩大规模,占地3亩多。在祠堂外临街两侧修建两层商业房40多间。祠堂定有章程30条,规定了祠堂产业的管理、祭祀日期和礼仪,对入学、中举以及赴省或进京考试的补贴和奖励等详细内容。祭祀活动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前。由于城市建设,祠堂和沿街房屋建筑在2002年被拆除。

  由于子孙众多,每年冬至日祭祖盛典容纳不下那么多人,就规定每年由各房派人率领该房子孙参拜祭扫,4年轮换一次。

  扫墓定在春季农闲时,即从春分起到清明前一天止。秋季祭扫不去坟地,上元节时(农历七月十五日前),在家中摆祭品并献以香烛纸钱。烧纸钱是把已打成钱形孔的钱纸撕成单页,按37页计数,然后按长度折为三叠,外面用白纸包扎成一封。每封纸钱上,分别写上逝者某先人享用多少封。烧之前,砌成烟囱状的锥形体,每封之间都留有一定空隙,使其得到完全焚烧。火从中央引燃,俗称“七月半烧糊纸”。这个习俗,一直流传到现在。

  入川后的白姓子孙,在移民一二十年后,就有入学为庠生(文庠和武庠)的。如第10代后裔白正睿和白正魁,在入川后35年,成为贡生和武庠。白正魁的3个儿子分别是国子监太学生和武庠。白升朝是国子监太学生,儿子白俊璋为恩进士,3个孙子也是文庠和太学生。

  白氏乐阳祠族谱上记载,200年间,有120多人具有学历和职务,有20多人是太学生、举人和进士,30多人担任过文武官职。

  目前,这支白姓族人大部分居住在金堂、青白江、新都、龙泉驿、双流、温江以及成都城区的成华、高新等地。其中,以新都石板滩,龙泉驿洛带、文安、黄土等乡镇,以及青白江清泉、人和等乡镇分布较为集中。

  早年进入成都城区的白姓子孙,分散居住在城内,大多为商贾、小贩。规模较大的,是在成都江南馆街和南大街开设的作坊式丝线经营铺,产品远销西北各省。白登纯和儿子经营的永昌号丝线庄,曾积累资财购地千亩。住在简阳的白为鍊妻子钟氏,年仅33岁就守寡,独立抚养6个儿子。钟氏还涉足农工商贾,开设糖坊,历经40年,积累资财购置田地数百亩。

  迁川300多年来,定居成都的白姓客家人繁衍到两万多人,仅洛带就聚居着4000多白姓客家人。乐阳祠白姓人,后来也有外迁贵州、陕西、重庆、云南等地的。

  青川县城以西59公里,距成都市区约330公里,有个古镇叫青溪镇,青溪镇有个古城。2013年6月,青溪古城创建国家4A级旅游景区通过国检。古城内,保存有完整的明代所城格局和川北明清建筑群系。主持修筑城池的人,叫白丹衷,明末清初的一个从二品武将。

  白丹衷是一个富于传奇色彩的人物,他的一生,见证了明王朝的覆灭和清王朝在中国统治的开端。他的后代,至今在川北一带繁衍旺盛,成为当地的大宗望族。

  关于白丹衷,史书上没有多少文字记载。白凤毛主编的《中华白氏》上说,白丹衷生卒年不详,祖籍陕西岐山高店子大槐树。先祖白珂、远祖白宗禹,都是明代的官吏。白氏家谱上记载,白丹衷是自居易的后裔。

  受先辈熏陶,白丹衷自幼读书习武,智力过人。明崇祯时,他从戎报国,屡建战功,晋升为都司(四品)。都司是明代地方军事领导机构,负责管理所辖区内卫所以及与军事有关的事务。

  白丹衷当上都司后,奉命镇守京畿、宛平及辽西一带。这一带属于拱卫首都北京的要地,由此可见他很受崇祯朝廷信任。

  明朝灭亡后,白丹衷回到陕西老家。为不招惹清廷注意,他隐姓埋名,当上盐商避走四川,往来于广元、昭化、青川一带。

  清廷初得天下后,为稳定统治,急需招揽明朝旧臣为其效命。白丹衷名气大,成为清廷重点招揽的对象。但白丹衷已离开老家,无处可寻。顺治多次下旨,要求全国府县查访白丹衷的下落。

  终于,使者在青川白龙江畔遇到了白丹衷。据说,当时使者看到,一个中年男子正用双手扶起两头驮盐的毛驴,知道此人武力非凡,绝非普通人。上前打听,果然是白丹衷。

  得知清廷如此器重自己,白丹衷没法拒绝,只得奉命进京。顺治在金殿召见他,叫他官还原职,带兵到广元、龙安一带去平乱。

  龙安地处川北,治所在今平武,有不少农民义军和明朝遗臣遗将及反抗清廷。白丹衷带兵前往,充分发挥才干,打了不少胜仗,平定广元、龙安等地的局势。白丹衷受到都堂保奏,六部叙功。

  顺治9年,顺治封白丹衷为怀远昭义将军,钦赐“为天一柱”金字匾额作为嘉奖。并特授龙安营首任参将(武官正三品),除统领驻扎府城的官兵外,还管辖平武、青川,薅溪、江油、石泉(今北川)、彰明(今江油彰明镇)等地的驻兵。

  白丹衷到任后,奉命修筑龙安府城池。这一修,用了7年时间。清廷见白丹衷不仅带兵打仗有一套,修筑城池也很内行,又命他修筑青川县城池(今青川青溪镇)。白丹衷二线年时间,工程竣工。同时,白丹衷还在城内东街修建了怀远府第(到民国时都还存在)。目前人们看到的青溪古城,就是白丹衷当年主持修建的。

  白丹衷复建后的青溪城池,城墙周长900丈(约合2700米),墙表用糯米灰浆镶砌石条和大砖,内夯土石,高2.1丈(约合6.3米),底宽1.4丈(约合4.2米),深1丈(3米),还有护城河相连。整个城池形状像一只靴子,又称靴城。

  白丹衷花了10年时间修建了龙安府和青川城池后不久,清廷升调他到饶州府(今江西鄱阳县)和宁夏花马池郡游协(从二品武官)。白丹衷平定当地反抗,再次得功,被晋升为宁夏等地的总镇(正二品武官)。此时的白丹衷,已是60多岁的人了,他还没有到任,就去世了。他死后,灵柩被运回青川翁家坝安葬。

  清廷荫封白丹衷的长子白琮为褒城知县,次子白瑚为宛平知县。后来,白琮定居在青川县城,白瑚定居于瓮家坝。白瑚继承祖上余荫,家里田连阡陌,富甲一方,家业发达,人丁兴旺,读书习武,人才辈出。白氏家谱记载说:“自明迄清三百余载名未大显,廪贡盈门。”白姓一族,可谓青川声势显赫的名门旺族,仅仅清代,有功名者就达66人。

  白丹衷去世后,他的后裔在瓮家坝发展繁衍,修造了参将府、怀远第、昭义府等住宅,顺治皇帝钦赐的“为天一柱”匾额,挂在大门上。其他各种匾额也很多,上世纪50年代初,都还保留有37块,此后全部毁于那个特殊的年代中。唯一庆幸的是,白氏族谱和白氏先祖画像尚残存一部分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白丹衷的第九代孙白泽焕,生于清咸丰年间。年过半百,膝下无子。白泽焕勤于农桑,最喜欢植树造林。他在翁家坝的9座秃山上,栽植松树,每天背水上山浇灌树苗。数年后,漫山遍野绿树成荫,至今仍保留有数株松树,人称“焕爷树”。乡人为纪念他,曾修了一座小庙,塑了“焕爷像”,供人瞻仰祭悼。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